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摄影 > 山水是心底的花
  摄影

生活是脸颊的云

山水是心底的花

造物是凡世的灵

专题

 

东极看海:第一天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8/2/2007 10:17:40 AM | 阅读 4878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突然就有一个念头,想去看海。去年在厦门的海边匆匆而过,留下印象更多的可能只是海鲜的味道,而不是海。那里的海有点拥挤,还有一点商业的气息,唯有鼓浪屿山石间白色的旧屋与榕树让我有一点对海的思念。

阿三说视觉中国在上海好久没有腐败了,于是就联系了一个户外的朋友组织了这一次东极之行。东极,是舟山的一个小岛,据说是中国最东边的一个小岛。无论怎么样,在这个三十八度高温的夏天,我还是对海有着无限的期望。

7月27日晚上11点,我们从上海出发,经过五个小时的汽车来到白峰镇。那时才早晨四点多,天才刚刚有一点亮,没有路人的街道上显得很落没的陈旧。

昨夜的路灯下,两个熟睡的人

码头边腐朽的船架,在微弱的晨光里像恐龙化石那般泠漠

轮渡上的绳子。那时候想,要是能有个单反相机,我肯定能照出个漂亮的景深出来,呵呵

轮渡码头对面小岛上正在建的一座房子,看着像是北京的鸟巢

太阳升起来了,码头上顿时有了颜色

不远处的一艘船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

阳光完全撒在水面上。其实这时候的水还是浓黄色,怀疑这里还不是海

天空很清澈,让人一见就觉得凉爽

轮渡上装载的汽车,一辆接一辆地站在我们脚下

快到码头时很多人指着那两只铁皮的东西欢呼,说那是军舰。不过倒真是见很多兵哥哥在上面排队走路

轮渡上的仪表,不知道干嘛的

经过半个小时的轮渡我们到了沈家门,码头的出租司机一个劲游说我们打车,说是如果坐公交肯定赶不上八点的那班船。虽然结果证明他们说的是正确的,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还是很高傲地拒绝了他们高昂的费用,决定每个人花7.5元坐公交。

公交车几乎是被我们全包了,晃悠悠地一个多小时才到沈家门的另一边码头。

其实是六点多就到了半升洞码头,那里是通往普陀山和盛泗等著名景点的必经之路,所以聚集了很多人。我们兴冲冲地去买八点二十分的船 票去东极岛,可惜售票窗口早就挂出了通知:早上的船票已售完,请九点后开始买下午一点多的票。于是我们都傻了,领队和阿三拿着香烟和钞票去检票的地方找关系,忽悠了好久也只能空手而回。空手而回的还有另一队从杭州来的驴们,那个领队是一个漂亮身材又好的小MM。为了空等这无聊的五个多小时,我们便在码头边上的饭馆里打牌,有一些人已经挺不住睡觉了。

睡在马路上的同志们。那时候想偷偷在他们的身下撒一点水然后拍尿床的照片的,结果大家还是很仁慈地没下毒手

哈哈,看看我们的小陆睡得多香啊

这是我们等船并检票的地方

又坐了三个小时的船,我们驶向东极岛。这是头一次坐船,以前一直听说有些常在陆地上行走的人类到了这种交通工具上会呕吐不止,我从 来都很BS。而现在,我自己却晕晕地有点儿反胃,只能躲在船舱里埋头大睡。其实东极岛是好几个小岛组成,主岛是一个叫作庙子湖的地方。 领队说那里人多,我们要去的是东福山岛,那才是真正最东边的海岛。于是,领队不知道从哪里包了一辆(不,错了,应该叫一艘)铁皮船, 载着我们向那个梦想中的小岛驶去。

庙子湖的码头边,就已经有了海的模样

庙子湖的民居,水已经变得有点深蓝色了

铁皮船上,大家都抢着坐船头。事实上那里是最容易晕船的地方。海风很大,因为那天正是阴历十五大潮的日子。我们就像小时候在儿童乐园里坐着海盗船那样兴奋,哪管辣辣的太阳晒着我们的皮肤啊!事实证明,回来的时候有些人的皮肤变成了酱鸭子的颜色。我正在给大家拍照时,一个浪头打过来躲闪不及,被迫喝了此行的第一口海水,咸咸的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东福山岛

码头边,夕阳下,游泳的人们

悠闲的生活

从望见海水的那一刻起,大家都疯了,放下背包就立刻换上游泳衣跳到海里。这是我们的阿三,有点瘦

这是章鱼,长得有点像像莫少聪

这是水牛,答应要教我游泳,结果只顾自己游了

靠在码头边的渔船

海边石头上长满了这种小东西,还不时有海蟑螂爬过

夕阳西下,那最后一抹金色在天空里舞着

静静等着夜黑的渔船

岛上的生活其实是单调的,没有电视,没有娱乐的东西,也很少有人。最幸福的是,我们在这个岛上只呆一个晚上。于是我们就尽情享受着这种单调的色彩。吃了很多种海鲜,大多是贝壳类的东西。阿三在网上买了二十只孔明灯,让我们这些从没见过的人可来劲了。

正在点燃第一只。一直想向阿三解释的是,其实我带那只巨大的蜡烛是为了晚上杀人用的,可惜杀人的时间太短了

嘿嘿。第一只终于燃起来喽!正在大伙儿拍手的时候孔明灯就落地了

后面的十九只都放飞成功了,我们还在孔明灯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见图片里的孔明灯了吗?嘿嘿,其实我跟你一样,孔明灯最终在大海和天空里只剩下小亮点,像是变成了天空的星星。那时候大伙儿都在想,说不定能飞到台湾,被当作UFO被空军击落呢!糟了,上面还有我们的名字。。。。。。

后来听着我们的欢呼,整个岛上的人都来看我们放飞孔明灯了,而且每放飞成功一只,所有人都会鼓掌。那是我们在岛上最浪漫最快乐的时光,以至于某些人很晚了都不想睡觉,偷跑到海边聊天去了。

未完待续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